宇宙总攻帅鲶鱼v

♥你好这儿鲶鱼♥
全职cp里面周翔不逆•不拆!
顺便太太们赏我个授权可好?
叶蓝、瑞嘉、雷安、安艾、出胜、晴博、吉尼各种……
【萌的部分冷cp求不ky】

【六一】纪念孙翔小朋友的六年级


感谢以“吹翔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为群宗旨的太太们提供的各种脑洞。

天啦翔翔怎么能这么可爱好想跟他谈恋爱x

视觉为孙翔姐姐 婉拒树情敌(不)姐姐大概就是内心弟控然后表面风平浪静(?)

——————————————————

1.
荣耀小学为了纪念六一儿童节给高年级的学生们放了半天假,
当我从学校被我妈揪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开心的,毕竟这意味着我一个下午可以跟我的大宝贝待在一起。
没错,大宝贝。

我弟叫孙翔,全名孙翔。
翔翔和羊习习你们都不准喊听见没!
我弟特别可爱,撩人不自知。
在他五岁的时候我们小区就有了翔翔后援会。
是家里的小甜心,大妈们的心头好。

如今我家小天使十二岁了,在获得了“孙甜甜”等成就后继续向着万人迷进发。

请不要说我弟控!至少隔壁那个姓周的闷葫芦和那个姓叶的黑切黑就入不了我的眼!


2.
我去到他学校的时候,他正拿着阿姨奖励的小饼干研究着,见我来了便迈着小步子跑过来歪着头递给我:“儿童节快乐,我已经是大人了不能吃小饼干了。”
手里翻来覆去的包装袋已经有些皱了,我有点激动地接过小饼干拆了开来。孙翔不太擅长隐藏心思,小眼神像麦芽糖似的粘着小饼干不放。
我急急忙忙拆开包装袋递过去一个小熊,他眨巴眨巴眼睛犹豫地望了半天。
我只好开口解释道:“庆祝你变成小大人。”
然后我就看着他把小饼干消灭了个精光。
看,我就说吧 我家翔翔很好哄的。


3.
既然已经约定了要去游乐园,本着我弟最可爱我弟赛高的精神我背起装着相机的小包就拉过他,
他小心翼翼扯了扯我的手指一脸:
“不准耍赖,不然就不理你了。”
我不由好笑地看着他,一脸慈祥——别闹了,别说游乐园,你要黄少天演哑剧我都会满足你的好吗?
虽然才刚到六月,午后的温度也有三十几度了,尤其是在人多的游乐园,更是热的不行。
疯跑着到达目的地的孙翔和我一起坐在长椅上,额上全是汗水,没来得及修剪的刘海一缕缕地黏在额头上,看着蔫头耷脑的,我心疼地帮他把刘海薅上去,手上又没有多余的夹子,只好拿刚进园时领的猫耳发箍给他戴上。

十二岁的孙翔戴着猫耳 可爱得有些过分。
“我又不是女孩子!”他小小地抗议了一下,体会到前额的清凉之后别别扭扭地同意了,只是瘪着嘴转过头去不看我,戴在头上的猫耳发箍也因为他扭头的关系晃来晃去的。
妈的我弟弟真可爱,世界第一可爱!反驳的统统打死!
我捂着心口把快要溢出来的心跳全部按回去。
心下思索着带个铃铛会不会食用【划掉】效果更佳?
“q へ q可是……明明好可爱的……”我把半个脸埋进包里露出委屈的眼神。
他有些慌乱地说了几句没事啦不就是猫耳吗,然后就碎碎念嘀咕着什么脱了还是条好汉之类的。像是自我安慰般的别扭了一小会儿并没有注意到我上扬的嘴角。


4.
“请你吃冰激凌赔罪好不好?”在尝试了几次将他的呆毛立起来无果后,我有些气馁。
“……要电视上那种碎冰冰!”孙翔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全然忘记了猫耳发箍的事,跳下长椅拉着我的手就要冲向游乐园里的小商场。
买买买,别说碎冰冰了想吃哈根达斯姐姐都买。

事实证明广告上都是骗人的,以小孩子的力气根本不能把碎冰冰掰成两截,或者说里面的冰已经碎了,但外面的塑料膜依然坚挺。
孙翔站在小商店门口,努力地想要把那根草莓味的碎冰冰掰开,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原本就因为天热冒着薄汗的鼻尖感觉下一秒就要喷出热气了。

最后他还是拿着那根碎冰冰小跑着过来找我,腮帮子鼓鼓的,委委屈屈地跟我说:“我掰不开。”
我突然觉得广告还是有点意义的。
我从包里拿出小水果刀,手起刀落帮他把冰棒切成了两截,孙翔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一手一截碎冰冰傻站在我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给我打call……咦,仔细想想这不也很棒吗!我家小天使本来就是鼓舞人心的存在啊~!

直到冰棒外壳上的水顺着他的手臂往下流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慌慌张张地把冰棒举高,伸出舌头舔掉手臂上的水,然后把另一截冰棒递给我说:“喏,我请你吃的。”

……我的相机去哪了?!


5.
六一儿童节本来也没想好送他什么礼物,见到飞镖的头等奖是个毛茸茸的大企鹅,我便连哄带骗把他折腾过去,买了两把试了试。
事实再一次告诉我们什么叫买家秀与卖家秀,望着前面一个姑娘抱着男友毫不费力赢来的大堆小堆礼品依偎在对方怀里
狗粮不要钱似的撒。

我对着十个飞镖犯了愁,得100分才能拿的到软乎乎的企鹅sama,除了十环和五分的双倍区 落脚错了一个都是输。
自暴自弃地瞎扔一通后拿着俩安慰奖便准备悻悻离开……
然后我的小天使似乎赌气一般拉住了我的袖口:
“没事,我赢给你。”

如果不是知道他床头柜每一层都是大大小小的毛绒玩具,我肯定能被这画面感动到哭。
套圈的场地外面围了几个差不多大年纪的小姑娘。
孙翔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圈的时候笑的挺甜,我在一旁冷漠地看着对方开心地又塞了两个圈到他手里。
一百个圈也套不住我翔翔的,你死心吧x

孙翔认认真真比对了各个玩具的分值跟可能性,或许是因为有两个圈的加持,他居然真的拿到了头奖。
接过奖品的时候他露着小虎牙感觉整个人都被度了一层光,他得意地把巨型企鹅递给我 一脸求夸奖。

想了想只好把他跟企鹅一起抱在怀里,果不其然看见他局促地挣脱开 然后红着耳根子小声嘟囔。
我就说了我弟是天使,傲娇的那种。


6.
旋转木马向来不得孙翔宠爱,
我有点兢兢业业地被他拉上旋转茶杯,原本乖巧可爱的茶杯终于在他手握住方向盘的一刹那宛如一只脱了缰的哈士奇冲出去。

有时候我很好奇,那种快要把灵魂都甩出去的感觉究竟是怎样博得孙翔青睐的。
可是在他清脆的笑声中我愣是一句话都没问出口,一半是因为好听,一半是因为晕。
人们不容易像旋转木马一般保持着固定不变的距离,他们会碰撞、会并行,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遇见谁。
我想我还有很多个年头去陪伴在他的身边,但是握着方向盘的那个人始终是他,我会陪着他,我想陪着他。

如果空气变得粘稠一些,或许时光就会驻足留步吧。


7.
几乎逛遍了大半个游乐园之后孙翔依旧不见疲态,拉着我的手兴致勃勃地走在前面,脑袋上的猫耳朵一抖一抖的。
孙翔走路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我了然地环顾四周,看到了旁边“激流勇进”的大招牌。
“要玩这个吗?”我很事宜地指了指入口处,他的目光好想总是心无旁骛一般,抓着我的手用力的点头。
买票,买雨衣,强行给孙翔套上小雨衣之后我们坐上了激流勇进的小船。

“为什么要穿雨衣啦……这样一点都不好玩……”孙翔套着亮黄色的小雨披嘟嘟囔囔地抱怨,我整顿了一下猫耳确保不会掉下来:“因为雨披可以保护你呀。”
孙翔顺从地点点头,眼底还是有些不情愿,板着一张小脸摆出一副“我是给你面子啊”的表情。
“习习乖。”我抓准空档给他拍了两张照。
“不准叫我习习!”孙翔喊,声音淹没在引擎启动带起的水声里。


8.
小船开进隧道的时候孙翔明显朝我怀里缩了一下,黑暗的环境让他有点无所适从,我伸手握住他带着凉意的手,那只手立刻用力回握了我,把我抓得紧紧的。
“姐姐你别怕啊,我会保护你的。”说这句话的孩子坐在我的身边,握在我掌心里的手还在微微地发颤,声音听起来也有些发抖,但还是很努力地坐直身子挡在我前面。
望着在黑暗中看得不太真切的身影,我觉得有这个弟弟这辈子真是值了,谁要对我弟弟不好我跟谁拼命。

小船驶出隧道前要先拐过一个大弯,一个造型诡异的金刚像出现在弯道口,充当眼睛的红色彩灯骤然出现在黑暗里,俨然一副鬼片开场场景,孙翔吓得脸都白了,比刚才更加用力地握住我的手,说话声音都是颤的,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没,没事的,我会保护姐姐的。”
我弟弟世界第一好!……等等不对,我要投诉!这不是激流勇进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鬼片场景啊!!把我弟弟吓到了怎么办!!!
你们欺负小天使良心不会痛吗?!啊!??

开出隧道之后就是一个长长的上坡,我偷偷瞄了一眼他,显然孙翔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好看的蜜色唇瓣咬得紧紧的。
小船挂在履带上一点一点地往上挪,在最高点处猛然下冲,剧烈的加速度让我们两人尖叫出声,冲到终点之后两边一米多高的水花劈头盖脸地浇到我俩身上,穿了雨衣也没挡下多少。
我全身都被打湿了,孙翔也好不了多少,身上穿的水手服已经完全湿透了,薄薄的一层紧紧地贴在他身上,棕色头发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
几乎是水从两颊流到下巴的一瞬间,他抬起头露出仿佛被刚刚大水冲刷过的眸子:
“姐姐姐姐!再来一次!”孙翔一边拧自己衣服的一边冲我喊,一双眼睛里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无法熄灭。

……不是吧还来?

“……不行吗?”他攥着自己的衣角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亮起来的蓝眼睛慢慢地又暗下去,下一秒连头上的猫耳朵都像要耷拉下来了。
行行行!坐坐坐!别说再来一次了再来十次都可以!我忙不迭地点头认可。


9.
我拿着休息室的大毛巾给他擦头发,夏天不至于衣服湿了些便打搅了兴致。
孙翔晃着两条小细腿,把海军小凉鞋踢在地上又咯咯地笑。我只好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要是不乖下次就不带你来了。”可能是我的表情实在没什么威慑力,他拉着我的手晃了晃又眨眨眼睛,我便很快缴械投降了。
没办法谁让我翔翔世界第一可爱。

我转身去擦自己的头发,千叮咛万嘱咐要擦干不然会感冒。
之见他一脸认认真真地拿起有些厚重的毛巾在头上抹来抹去,学着我的样子分着搓搓。白白嫩嫩的胳膊举的高高的直到我一脸满意他才放下来而后笑着露出虎牙。


10.

气球的线很长,熊先生像是头顶一片云彩,仿佛下一秒就要飞起来。
我接过一只数字二气球,金色的气球倒影在他的眼睛里面,像是斑驳的太阳碎屑。
白色的细线一段连接着晃晃悠悠的气球,一段缠绕在他白嫩的手腕上。循环往复,直到确认好了松紧他才握住多余出的一小节细线。
气球像是从高空被他牵扯下来至额头,又有可能是被他吸引着下落。
孙翔走了没多久 便被气球轻轻叩击了好几下,他有点气结地把线多放出一小段,然后望着飘过头顶的气球笑了起来。
很多时候我不能理解他的一举一动,但是被他爱着,一定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我知道他的美好
我也希望每个人都知晓

车有点咯噔,我把他往怀里搂了搂。
望着他露点口水的嘴角,我这么想道。




————————————————————

【碎冰冰】和【激流勇进】场景都是太太写的!
@今天依旧没有小海豹的阿沐
非常感谢太太qwq!有部分改动是为了衔接!

有机会写幼年翔的伪修罗场呀!

评论 ( 19 )
热度 ( 50 )

© 宇宙总攻帅鲶鱼v | Powered by LOFTER